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碉民部落|开平碉楼旅游网丨赤坎镇自助游功略丨青年客栈丨广东户外|开平住宿丨青年旅舍丨开平碉楼功略丨美食丨自行车协会丨江门旅游网|广东旅游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438|回复: 0

最美乡村开平:寻找碉民部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5-8-17 14:56
  • 签到天数: 4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8-17 14:5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年去了两次开平,第一次去,《一代宗师》刚上映,到赤坎古镇,看了看当时宫二走过的那条巷子。
    那是还是冬末,在开平失去,跟好友看了这部刚上映的王家卫的电影,朋友是王家卫迷,看完之后深有感触。
    我却是只记住了宫二清冷美丽的面孔。
    这次去,《一代宗师》宫二章子怡获得了金马影后,我走在赤坎街头,穿过那条巷子,
    “其实我心里有过你……”这话竟然也在心里哽咽。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说的大概就是我跟开平这座离家不到两个小时车程的城市的一个印象吧。

    从天河客运站坐前往赤坎义祠车站,车程两个小时,清晨车子沿着高速,一路西去。
    很久没和爸爸妈妈去旅行了,上一次,是一个月之前的阳朔之旅。
    爸爸妈妈没怎么出过远门,开平虽然距离不远,但他们还是第一次去。
    但是这一次经历,我却深深感触到,美好的事物,并不一定要到远方去寻找。
    车子到义祠车站,车站外头便有公交车站,其中13路车是直接抵达赤坎古镇的。
    费用是3元,坐到总站。
    赤坎当之无愧叫做古镇,这个镇子很大,是开平市的中心镇。
    我们在车站下车,穿过小巷,去寻找在网上预订的“碉民部落”青年客栈。
    小巷里晾晒着这种从潭江捞上来的鱼,潭江正值枯水期,整个江面几乎要干涸。
    但潭江是赤坎的母亲和,整个古镇沿江而建,这里也曾经是南来北往的运输要道吧。




    这潭江的水,第二天便愈加干涸了。
    深秋的开平,阳光炽烈,河边挂着的鱼干,曾经是我最爱吃的,每一餐务必在做饭的时候蒸上几块。
    吃着吃着,便吃出情结来了,以至于日后再任何地方迟到这种鱼干,都似家乡的味道。



    潭江的水保持得还清澈,但是沿江的渔民已经不多了。
    一叶孤舟飘荡在碧绿的江面上,让人想起了很遥远的一个梦。
    梦里很安静,梦里有渔歌晚唱。



    连接潭江两岸的是古老的下埠桥。
    对岸,便是赤坎古镇最繁华的地方,景辉楼,电影城都在这一条街道上。
    街道经过整治,现在焕然一新,沿着江边,也是当地特产一条街,卖的都是大同小异的东西。
    对我而言,这里已经没有太多可以观赏的风景,反倒是赤坎大街小巷里,有着更多的趣味。




    三角梅在古老的窗台出现,让这栋老房子显得生机勃勃。
    欧式的建筑风格延续的是开平碉楼的风貌。
    开平是广东著名的侨乡,自古以来,这里的建筑就沿袭了古代欧洲的样式。
    让人惊叹的是,这种欧式建筑与中国民间建筑形式的结合,恰到好处,非常具有观赏价值。



    午餐我执意要去再尝试一下让我念念不忘的煲仔饭。
    年初来的时候吃的那家,已经记不得是在哪条路上了,只记得当时我们趴在老板做煲仔饭的灶台前。
    拍了一个中午。
    这种用柴火烧出来的煲仔饭,算是开平赤坎的一大特色了。




    主人家拿着铁钎子,麻利熟练得给各个煲仔盖上盖子,打开盖子,换个火炉。
    这样做的意义是为了保证米饭在不同的时候收到不一样的热量,以及煲仔里面的菜也能均匀受热。
    你看,这煲煲仔饭的饭正在冒泡,所以一定要打开盖子,防止水分从煲里流出来。




    等饭煮得差不多熟的时候,就要往里面加各种材料了。
    我喜欢的是腊味煲仔饭,就是在饭里加上腊肠腊鸭腊肉等材料。
    以前读书的时候,学校门口就有做煲仔饭的档口,只是那档口用的是煤气,怎么做也做不出这乡土的气息来。



    最后煲仔饭淋上酱油,这酱油是煲仔饭的亮点,
    有时候我会觉得,即便什么肉也不加,这香喷喷的饭淋上酱油也能吃得饱饱的,也能吃得很满足了。
    小时后酱油捞饭,吃的就是哪柴火烧出来的饭香味。



    一杯红茶,一煲香香的煲仔饭。
    这样一顿简单的午餐,却是我们城里人渴望的大餐。
    吃到最后,把锅巴也刮下来拿着吃,那被酱油烘得焦黄的锅巴,让人牵肠挂肚。




    煲仔饭店里到了午餐时间,已经坐满了人。
    除了几个来自外乡的游客,大多数是本地人。他们的愿望或许很简单,就是为了填饱肚子。
    其实旅行,不过就是从自己生活的地方,来到别人生活的地方。
    感知别人的生活方式和习俗,这才是旅行的意义。



    吃过午饭沿着河边散步,想寻找上次吃过的糖水店。
    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竟然也忘记了去处。但卖糖水的阿姨仍旧是亲切的。
    三扣糖水,上次颇为惊艳,跟煲仔饭的印象可以一拼。
    只是这次又多了一种N扣糖水,是在三扣里再加了红薯,味道甜蜜,一如那日暖阳下,阳光的味道。



    隔壁是一家卖豆腐的小杂货店,主人家做的豆腐香味一直飘到隔壁。
    大概是潭江水做的豆腐特别鲜甜,但我觉得更多的因素则是这里的肥沃的土地种出来的豆子的质量,
    于是造就了这里有名的豆腐,在我记忆里,似乎每一个有着好山好水的地方,豆腐都做得异常美味。



    沿江的商业街道,到处都是开平当地的小吃和特产店。
    大凡是这种阵势,便也失去了其珍贵。
    这花生酥,几乎在中国每个旅游城市都能碰到,大概花生的生长并无低于要求,所以随处可见吧。
    虽然特产买不买因人而异,但开平的陈皮倒是可以带一点回家,生津止渴,也是旅行中的佳品。



    这是赤坎古镇大街小巷可以见到的食物了,一口大锅,锅里面各式各样的东西。
    其中,豆腐角,红薯,芋头和酿辣椒,最值得试试。
    这架势看起来很有意思,让我忽然明白为何大锅能作出这么美味的食物来,
    想当年,在乡下的时候,奶奶家里也用的是这么大口的锅。
    各种可以相配合的材料搁在一起,一些味道各自融合,吃着豆腐却也能嚼出番薯的甜香来。



    关族图书馆是老街上一家历史比较悠久的图书馆了。
    为什么叫关族?据说在赤坎古镇,包括下面的很多乡村,大多数人都是关姓和司徒姓,其他姓氏比较少。
    图书馆里的藏书已经很老旧,里面的装饰也是沿袭着民国时期的特色。进去里面有点穿越时光的感觉。



    管理图书馆的事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
    花白的头发,专注的神情,周围那些挂在墙上的老旧的照片。
    让这个场景仿佛到了电影里。



    图书馆是不用门票的,跟隔壁的收费的景辉楼,似乎性价比更高一些。
    这趟旅行,没有买过一张门票,不是不想为开平做点贡献,而是,我希望大家看到我的文章
    会更有欲望去这个中国最美的乡村看看,在那里,即便是不需要门票的景点,都那么有意思。



    在老街,虽然商业气息浓厚,到处是摆卖特产的店铺。
    但角落里仍然有这群逍遥自在的小动物,他们趴在角落里,眯着双眼,享受着阳光的温暖。




    前面说到开平的陈皮非常好,难怪在街头巷尾,会看到这些剥橘子皮的人。
    这种专门用来做陈皮的橘子,橘子肉非常酸涩,所以,一般情况下,它们的命运就是如此,
    皮被剥下来晒干,肉便要丢到垃圾桶了。



    也许你看不出这幅图的意思。所以我要特别说明一下。
    这是街边一个坐在门口看报纸的老伯伯面前摆的东西。
    没好意思对着聚精会神的老伯拍照,怕我卡擦的声音惊扰了他休闲的时光。
    于是,偷拍了一下他旁边的东西,即便他抬起头看到我,也是理解地微笑。
    几个水果,几个粽子,就这样一个下午。



    午饭散步之后回到“碉民部落”休息。
    这是我在寻找酒店的时候,不经意在网上看到的一家青年客栈。
    是用一栋老房子改造过来的,感觉有点像loft,乡村气息非常浓厚,我订的是标间,110元一个晚上。




    这是碉民部落三楼的过道,房间没有床,都是用床垫直接放在木地板上。
    但我更喜欢这种简单的摆设,对于我来说,如今选酒店的标准就是设施简单干净。
    这样的农家院,满足了我酒店的所有要求。
    来的时候还担心这里比较破旧,网上的图片也不能直观,但是在赤坎,好的酒店并不多。
    上次住在市区里,就没有机会早上起来到古镇里走走,所以当时也是豁了出去,不管怎么辛苦,也要在古镇住一宿



    在酒店休息到傍晚时分,我带着父母准备出去晚饭。
    沿着潭江,走过《一代宗师》的那座楼那条巷子,便来到这条道路上。
    英记糖水门口的长队吸引了我,只是终究没有去排队喝上一碗。
    我妈总是劝我,大冬天的就别去喝那么凉的东西了,她不知道,如今糖水是热着喝的。
    豆腐花,三扣糖水,芝麻糊,这些都是秋冬季非常滋润的甜品,再加上“英记”的老牌子,自然吸引了那么多人。




    骑楼的对面是玉兰树,树木的年龄大概都很久了。
    树冠都非常粗壮,在北方秋日落叶纷纷的时候,这里仍然郁郁葱葱。
    我喜欢南方的冬天,是因为在这里,夏天不太炎热,冬天很温暖。
    住惯了南方的人,实在很难适应北方凛冽的天气啊。
    又或许因为这种小家碧玉,我的性格里总显不出那种大气概来,毕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没有必要刻意要求自己。



    有时候我们念想的,也许不是家乡的风景。
    而是那走过了无数次的小路上,一个低头走路的仿似自己的长辈的身影。
    又或者,是一种味道,一种说不出的乡愁。



    我们在隔壁的琪琪糖水喝了一碗绿豆沙,英记糖水排队等位子,琪琪糖水却空无一人。
    其实并不是琪琪糖水做得不好,有时候做生意靠的是一种气场,我的观察就是,英记的风水太好了。
    喝完糖水,看见隔壁的大妈在挑拣禾杆,此时正是稻谷刚收成的时候。



    骑楼旁边的木棉树,都已经剩下枝丫。
    来年春天的时候,我还会不会再来,看看木棉花开的开平,是个怎样娇艳的摸样?



    如今的骑楼,仍然生活气息浓厚,这就是我喜欢赤坎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古老的骑楼,一如既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不惊不喜,不因为游客的到来而惊扰了自己的日子。



    拐个弯,便到了潭江边。看到祖辈和孙辈正在晾晒渔网,走进去探个究竟。
    一阵阵鱼腥味从渔网里传过来,为了吸引鱼儿,渔民会在渔网上撒下鸡蛋,所以这股腥味就更加复杂了。
    傍晚,霞光并不强烈,但打在渔网上,恰恰好。



    爸爸妈妈逛了一会,觉得已经逛够了,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种生活,就是他们生活了大半辈子的。
    而我却在使劲缅怀,因为不能再回去了。
    在路上,遇到这打薯粉的店铺,时光飞快得回到了80年代。
    那时候,家里经常会有新米,奶奶总是喜欢把米磨成粉,做糕点给我们吃。




    这家叫甄记的店铺,也许早就不再经营。这栋建筑吸引了我好几次,它形如飞刀。
    不知道如何才能拍出它的美来,我只能说,在霞光中的楼房,比在图片中看到的,更加让人震撼。



    晚餐,没有吃正餐,点了路边大锅里的几样小吃。
    看样子就非常有食欲,事实也是如此。



    这是在大街上售卖的焖好的肉。
    我喜欢这浓郁的材料做成的食物,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吃出过年过节的味道来。



    白天非常热闹的米粉店,到傍晚已经打烊。
    在赤坎,很多食店有些只开早餐,有些只做午餐,就是这么拽,只要能攥够吃喝拉撒的钱。



    爸爸妈妈嫌吃的不够,怕晚上肚子饿,于是在牛杂点,又要了一碗牛杂河粉。
    这清淡的味道,让人想起了阳朔。



    大海牛杂,老板娘总是设身处地为我们着想。
    她说,单是要牛杂,我可是要收30元一碗,现在牛杂贵啊。
    于是我们点了10块钱的牛杂河粉。



    赤坎古镇的街道上,这种民国时期的广告牌,我见到的就不止五个。
    难怪这里被电影和电视剧的导演们青睐,这怀旧的味道,不是装出来的。



    红砖砌成的老教堂,在日暮中显得特别醒目。
    孩子们在教堂门口玩纸飞机,忽然又一个孩子就跑到我的镜头来,跟我竖起了2的造型。



    在《一代宗师》里,宫二与叶问最后一次见面,并肩走过这条巷子。
    “其实我心里有过你”,一句话道出了无奈与遗憾,也道出了深深的爱意。



    夜幕降临,潭江边的店铺早已经打烊,剩下的几家店,店家开始收拾东西。
    灯光映衬着这个古镇,下埠桥上仍然有来往的过客。
    古镇的夜,悄悄降临。



    第二天一大早,来到古镇的大海牛杂。
    牛杂点早已经排长队,无奈,在隔壁的早餐店要了一碗粥一碟肠粉。
    这种性格太不要得了,凡是热闹的地方,我只会观望,而从不参与。
    但是有时候又庆幸自己这种旁观者的价值观。



    老板的肠粉已经做不及,没见他休息过一刻。
    在广东,肠粉似乎成了早餐的必备,确实,在其他地方,没见到过这种具备广东特色的早餐了。



    早上,正是菜市场最旺的时候。
    上次逛市场,是午后,终于等到早上逛市场的机会,这也正是我想住在古镇里的一个理由。
    老爷爷做的钵仔糕,个字小小却精致。



    骑楼下的这个场面非常壮观。
    各种内衣裤胸罩,让我想起了越南的三十六行街。



    这种做盐焗蛋的做法,跟小时候奶奶的做法非常相似。
    但据说鹌鹑蛋非常热气,所以不敢多吃,尽管非常美味。



    请别介意我拍下这场面,大多数市场里的龟,都是家养的,并不是野生的龟。
    对于祛湿,龟的作用非同小可。南方湿气非常重,所以祛湿的食疗层出不穷。



    开平靠近江门台山,算是一个近海的城市,所以市场里的海干货特别多。
    咸鱼,是我们家每餐的必需品,妈妈每天做饭,都回切一小块蒸起来。
    有时候菜不够的时候,一小块咸鱼,就能吃一碗饭。



    市场里的糕点也特别多。
    而这里的糕点,做的都非常朴实,没有花俏,味道一如小时候。



    这面包店,大概也是家族生意了。一家几口,都是做面包的高手。
    绝对可以相信,这些面包都是手工做出来的。



    市场里简易搭建起来的早餐肠粉店,也异常火爆。
    来帮衬的,多数是附近的居民。



    买菜归来,一天的生活刚刚开始。



    不知道这家银记拉肠店,跟广州的银记肠粉店,是不是有关联。
    但愿没有,因为广州银记的质量,已经大不如前了。



    老市场的标志
    怀旧的黄色,褪色的墙。



    第二天,包了一辆小面包车,200元4个小时。
    我对师傅的要求很简单,我想去不用门票的地方,想去周围一些村落。
    于是师傅给我设计了一条非常完美的路线。
    第一站,便是离赤坎不远的,一个叫十石的村子。
    这是我爸给我拍的唯一一张比较满意的照片,旁边还有一头老黄牛,他构图的时候疏忽了。



    来这个叫十石的地方,是因为这栋野碉楼。
    在开平赤坎附近,散步着非常多调楼,其中申遗的基础比较集中碉楼群,大多数碉楼都已经修葺一新
    我上次来开平,已经去过几次,所以这次的心愿,是要走走这些被遗弃的,但观赏价值仍然非常大的野碉楼。
    据说这栋楼的主人是两兄弟,虽然是两栋楼,但是楼顶却是连着的。



    碉楼内已经开始荒弃,堆满了收割的稻草。
    但房子的结构一点都没变化,楼梯的构造也很稳固,可见主人的用心。



    西方的建筑式样,配上带着中国风的寿桃。
    这就是碉楼最具特色的地方。



    墙上的壁画仍然栩栩如生



    楼顶上,已经野草野花丛生。



    但这些并未掩饰这座碉楼的气势。
    那些建筑设计,仍然让人赞叹不如。



    远远望去,碉楼在野外孤立,谁知道,它在这里经历了多少风雨。
    据介绍,主人家都已经迁往台湾了,很少回来。



    第二站是蚬冈镇百合村的铁桥。
    看起来崭新的铁桥,已经有将近一百年的历史了,至今仍然屹立不倒。
    铁桥的材料,都是当时从德国进口过来的钢材。
    这座桥,曾经是交通要塞。



    穿过百合铁桥,来到了联登村。
    这个村子,便是典型的开平农村了。
    在这附近,大多数村子都是这种结构,村子两头,是两座碉楼,中间是一口池塘
    池塘上边是一个小广场,然后一栋栋的房子顺序排开,中间是一条条深深的小巷子。
    下图便是联登村的联登楼。



    村子在池塘的映衬下,显得特别明朗。
    这样的场景,有别于江南水乡和皖南村落。
    跟中国大多数古村落也有区别,所以,这里的特色,是让广东人引以为豪的



    村子里的建筑,也沿袭了碉楼的建筑风格。



    小巷子深深,但巷子里的生活平凡而有趣。



    门廊上雕塑栩栩如生,虽然长了青苔长了杂草,但仍然掩饰不住它往日的辉煌。



    第三站,便是斜楼了。
    斜楼是开平碉楼的一个亮点,据说是因为地基不断下沉而造成的。
    历经一百多年,仍然屹立不倒,确实是碉楼中的奇迹。



    从远处望斜楼,不禁为它捏一把汗



    这座堪比比萨铁塔的碉楼,在蚬冈镇一个叫春一村的村子
    据说这里还历经过地震,但是斜楼并未受影响,可见碉楼的建筑工艺的精湛。



    第四站,是福和里村。
    师傅说这里的亮点便是废弃的天主教堂,但走着走着我们又看到了一栋被遗弃的碉楼。
    只是这座碉楼已经紧锁,不再允许游客上去。
    但这是我见到的最优美的一座,比自力村那些壮观的碉楼更显得温柔。



    这座被废弃的天主教堂,已经被用作仓库了,里面堆满了马铃薯的种子。
    墙壁上还写着当年文化大革命的标语。



    据说,这里就是当时对反革命者进行批判教育的地方。



    在烈日阳光下,看着这座曾经繁华的废墟,心生畏惧。
    历史是如何把时光碾碎的。



    斑驳的墙上已经长出了树枝。



    但愿这些画面,仍然能保存下来,而不是成为一张历史的画面。




    第五站,是加拿大村。这个村子几乎已经没有人居住了。
    据说在民国时期,一个关姓的花俏,带领村子里的人到加拿大谋生,发达之后回到家乡筹建了这个村落。



    村子的建筑模式仍然是开平大多数农村的样式
    雕刻精美的窗棂,可以找到当年繁华的痕迹。



    这座逸庐,仍保持着当年欧陆风情的建筑格式,罗马柱和雕花,中西合璧。



    据说现在村子就剩下一对夫妇在居住,很少人来造访。
    我们去的时候,碰巧有另外一辆包车带着一家人来造访。



    仿佛间,有点小别墅的感觉了。
    虽然房屋已经没有人居住,但保持得非常完好。



    加拿大村,也保存了碉楼的建筑。
    只是这样的碉楼在开平到处可见,已经没有特别的研究价值。



    这就是我发了微博之后,有朋友提起的如春楼吧
    楼房紧锁,只能站在远处观望了。



    有人也给这里起名叫无人村。
    确实,这样妩媚的建筑,这样荒寂的环境,让人突然生出一丝惶恐。
    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非常喜欢这里,爱这里时光抹过的痕迹,岁月带来的沧桑。



    最后一站,便是三门里了。
    三门里这个村落,比起其他村子来,似乎人气更旺一些。



    可能这里聚集的人气,也跟这栋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迎龙楼有关。



    迎龙楼建成后,在保护民众避免了洪涝和盗匪的侵袭起了其应用的作用。
    迎龙楼方形的建筑形体没有受到外来因素的影响,是开平碉楼传统最原始的模式
    这里的红砖材料,据说也是开平碉楼的一个亮点。



    在三门里村,已经有当地的百姓出来摆摊做生意。
    这是在其他村子没有遇到的。



    紧锁的大门,锁住的是乡愁还是叹息?



    离开三门里,在村口,村民们悠闲地坐在大树下聊天。
    这就是广东最美丽的乡村了,大家可以接受吗?回喜欢上这里吗?
    我为大家介绍的寻觅碉民部落之旅,会不会也成为大家爱上开平这个地方的一个原因?



    旅程匆匆,在描写的时候难免有疏漏和错误,欢迎大家指正,我向大家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部落新闻上一条 /8 下一条

    载入中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帮助中心(粤ICP备11019053号-1)联系我们诚聘英才站点地图

    地址:中国广东开平市赤坎镇河南路126号丨电话:86-0750-2616222

    Copyright © 2011 - 2015 www.dmbl.cn All Rights Reserved

    商务合作点我咨询